五刻

只有想不到的坑,没有爬不了的墙
(理不直气也壮)

Ain’t no sunshine when she leaves.
拥抱太阳。




———

请所有人去看Charity&Andres跳舞!!!!!!!
(语言难以描述他们的美)

世界舞蹈大赛少年组第三,然而无论从力量,编舞,配合等等绝对是冠军水平,说是成年组的都完全没问题啊啊啊,除了惊艳只有惊艳。

轻盈到不可置信,踩点踩到打节拍,那么硬的舞台简直像没有地心引力一样,难以想象他俩只有18岁!!!虽然是现代舞但还混杂了许多其他舞种,太太太太美了,真的是艺术。

(评委:我想钦定冠军你奈我何)

图为总决赛第一支舞,我真的死亡,简直是一切舞蹈最完美的结合,配合好到从头发丝到脚完美。

指路b站:av31808338(第五支)
其他所有舞一路稳,每一个都惊艳,我我我我





诗人系列 完成!


是看完北岛写的《时间的玫瑰》之后对书里提及诗人们的第一印象。

该书以单个人为一整章分别介绍了九位诗人的生平与作品,有种是散文但又严肃的文笔。

书的目录分别摘选了诗人们代表作里的一行,意境特别美,所以旁边的文字选段也参照了这种格式(然而其实有许多其他诗我觉得写得很好的)。

把每个诗人的死法都画进去了,都很奇特(除了艾基和特朗斯特罗默还未逝世),像是一个切合诗歌的结尾,与各自的经历和价值观十分匹配。

分别为:

特拉克尔:陨星最后的金色
(服用过量医院里的可卡因)

洛尔迦:橄榄树林的一阵悲风
(枪毙于橄榄树林边)

里尔克: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被玫瑰刺伤引发急性败血症)

策兰: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跳桥坠于塞纳河)

特朗斯特罗默: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
(无)

奥德尔施塔姆: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被押去西伯利亚时饥寒交迫,死于海参崴中转站)

帕斯捷尔纳克:热情,那灰发证人站在门口
(癌症)

艾基:田野——似闪向天空的光芒
(无)

狄兰:通过绿色导火索催开花朵的力量
(朗诵结束后醉酒中毒)


——
瞎bb:
1,书来自@DSOZE ,感谢安利,读完之后热爱每一位诗人。

2,读策兰那一章的时候看到:
“...从总体趋势上来看,他的诗越来越短,越来越破碎,越来越抽象...策兰的后期作品,由于脱离了意象和隐喻而失去了平衡。也许是内心的创伤所致,驱使他在语言之途走得更远,远到黑暗的中心,直到我们看不见他的身影。”

莫名其妙有一种他即将跌落坠入的感受,没想到他最后的死亡也真是如此。

3,洛尔迦真可爱
博尔赫斯不怎么喜欢洛尔迦,于是洛尔迦故意模仿博尔赫斯,庄重谈到美国的“悲剧”体现在一个人物身上。
博尔赫斯:“是谁?”
洛尔迦:“米老鼠。”


洛尔迦与聂鲁达交好,时常打听他最近在写什么。
但聂鲁达开始朗诵时,洛尔迦堵住耳朵,摇头叫喊:“停!停下来!够了,别再多念了——你会影响我!”

4,帕斯捷尔纳克真人巨帅,怪不得被斯大林钦定,长得好看的人谁都喜欢。

(想到再补充)

十二点,又一次

她是神仙!!!!!
最喜欢最后一首诗

空话假话套话铺子:


在你那吗,我的青春年华?


在你那吗,我的炽热的心?


我是将它交托给你了,


还是落在了来时的路上?


 


就算它于你无用也不要归还它呀,


更不要无言地冷落它呀,


被拒绝的一颗心,


也就冷了,碎了,


再回不去胸膛里。


 


别还给我了吧,别残忍地羞辱我了吧!


将它葬在你的记忆里,


如果你怜悯,


最好是题一首墓志铭。


 


树之歌


稀烂的、干瘪的实


蔫软的、发脆的叶


落尽了果的枝


掏尽了心的洞


一齐在风中嘶哑地激昂地


喊着恋人的名字。


根系在泥里睡着,


在梦里想着春雨欠它的那个吻。


它还会再出芽,再开花,再结实,


写一首清甜的迟到的情诗。


你等着吧。


 


德语课


叹息餍足着要求


三次王朝战争。


墨水洇进医保改革。


刚出炉的苹果派塞进煤和铁和血。


今天,我们来谈谈


树影的斑驳


风扇的吱呀


宰相在一个和暖午后的微醺。


讨论中蹑手蹑脚翻过敞开的门窗,又溜出去了的是


一又二分之一个世纪

国文月苏格拉底哲学海报

#A4纸上画水彩.jpg
#法语断断续续
#画到1:30am才发现死线在后天

和美丽mélina一起改完了@离克拉马斯河很近 

他就坐在那里,在我对面滔滔不绝地说着:“在黑暗的中世纪后,巫师界要争夺的是阳光下的地盘;被压抑被埋没的魔法已经沉寂了太久;麻瓜们和守旧派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扼杀了怎样的可能性……”

盖勒特情绪高昂,语速飞快,好像已经演练了数千次。现在我明白,他英俊而沉郁的神情并不只是情绪的表达。当我们分别时,他是否总在思索这一话题?

我感到耳晕目眩。盖勒特的话语逐渐融入林间的躁动,我试着去捕捉每一个字词,但它们只是随风而逝;我试着去观察他的神情,但远方那一轮血阳用剪影剥去了他的面孔。

但是在这丧失感官和思维能力的状态中我确实看到了他描绘的理想图景。他就是混淆咒本身。

盖勒特突然停下。

“阿不思,你在流泪。”

“我知道。我没事。”

—————

文字via@DSOZE 
(这个人是个天才⬆️)

安利
Smith & Thell/Swedish Jam Factory的单曲《Forgive Me Friend》


太ggad了

ggad是真的。

end of story.

发现了一个墨水宝藏博主

森航与笔:

是紫色合集!!!!第一张图试图渐变再次失败……

巴川纸+水彩刷+玻璃笔

今年的流行色不是紫色嘛,就不知不觉中买了很多紫,在此之前我对紫色没有任何感觉的,就只有四个紫色。

里面sheen最强的应该是百乐的山葡萄,不过不好说它是个什么颜色。我去看了三个墨水网站,然而三个网站把山葡萄分到了三个不同的分类--红色,紫色和粉色╮( ̄▽ ̄)╭,不过我还是把它放进了紫色里面。

顺便一说第二个颜色在第一张图里给拍浅了,然后忘记调颜色了……

防水的是第四个Scabiosa和白金的lavender black,都是铁胆墨水,所以写起来也会带明显深浅变化,就很好看。另外shading明显也带有一定防水性的是鲶鱼的澳洲玫瑰,是这个名吧?反正英文名超长,每次写起来都很麻烦。

Monteverde的rose noir应该是有绿色sheen的,不造为啥没出来,紫式部的sheen也没出来,怀疑用了假的巴川纸🤔

Nemosine的哈雷彗星也很神奇,没干的时候是个特别发红,让我一度以为放错地方了,结果干了就发蓝,再没有比紫式部还红。【哈雷彗星试色

带闪粉的是J. Herbin的紫水晶和RO的violet clouds,一对比之后真的RO家的闪粉超细,像珠光。很喜欢violet clouds,特别适合春天用。【Violet Clouds试色

最后两个真的是紫色,至少第一个是这样。summer storm在水彩纸上要更紫,超好看的像夜空一样。【Summer Storm试色】感觉black violet是summer storm的进阶版,在紫色边缘试探,写起来就是个黑,只有在连笔下水清的地方才能看出紫色。细笔+普通纸就可以直接当黑色用了。

=====

说起来一用紫色墨水就会弄得到处都是,纸也脏兮兮的,上次摇紫水晶还弄了一手,好几天才洗没,这是什么奇怪的诅咒吗???